临时儿子“真爸爸”

时间:2019-11-15 10:40:27作者:阅读次数:

临时儿子“真”爸爸

在这座南方城市里,人们都习惯把那些从乡下农村来的捡垃圾的人叫做拾荒佬。有个拾荒佬叫王大山,三十多岁,为了供乡下的儿子念书,他已经在这里做了三个年头的拾荒佬。他在市郊租了一间大木棚,既作堆放垃圾的仓库,又是他的住所。

\

 这天傍晚,他刚背着一袋垃圾回到出租屋,后面就有一个十二、三岁的小男孩尾随着他进来了,在他背后叫了声“叔叔”。王大山回头一看,只见这孩子脚蹬耐克鞋身穿马夹牛仔裤头戴太阳帽背着书包,手里还拧着一辆刚流行起来的折叠式二轮踏板车,两只眼睛瞪着他滴溜溜直转。他放下手里的垃圾奇怪地问:“小朋友,有什么事么?”

 那小男孩说:“叔叔,有几个同学说我同你长得好相像呢。”“是么,那又怎么了?”那小男孩有点脸红地说: “是这样的,叔叔,明天我们班主任要开家长会,通报全班同学上个月月考的成绩。我几门功课,一门也没及格。如果让我爸爸去,我少不了又要挨一顿狠打。同学们都说我同你长得很相像,所以我想……”王大山忽然明白过来: “你想要我冒充你爸爸去开家长会,是不是?”“叔叔真聪明。”

 王大山一听这事,还挺新鲜呢,不由笑起来,说:“这不太好吧?”“没啥不好,我们班主任是新调来的,没见过我爸,您去准能蒙住她。再说,我也不能让您白去一趟,给您五十块钱劳务费,怎么样?要是合作愉快,咱们就长期合作下去。”这下拾荒佬王大山再也笑不出来了。五十块钱可要抵他在毒辣的太阳底下捡好几天垃圾,要相当于他在乡下读初中的儿子半个月的生活费呀!那小孩一见他没摇头,知道有戏,当场掏了二十块钱递给他:“这是定金,开完会我再给三十块。我叫戴兴耀,明天早上8点半,绣林中学初二(1)班教室,你可要准时到。”那叫戴兴耀的小男孩说完,一只脚往地上一踮,二轮踏板车便载着他“刷”地一声,窜出了好远。

 第二天早上,王大山换了一套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还有七八成新的金利来西服,就去了绣林中学。找到二年级(1)班教室,教室里已稀稀疏疏坐了好些家长。王大山做贼心虚,低着头一个人坐在教室最后面。

 8点钟,家长会开始了。班主任是个二十四、五岁的大姑娘,她先点一下名,然后逐个把学生家长叫起来,通报该同学的成绩,并作些评价。当叫到戴兴耀的家长时,王大山忙站起来。班主任一看他,脸就沉了下来。王大山心里一咯噔,以为露馅了,却听班主任用严厉的声音说: “戴兴耀同学的家长,你这个家长是怎么当的?你看看你孩子,所有功课,竟没一科及格。成绩全班倒数第一还不算,小小年纪不学好,居然就在学校谈恋爱,抽烟、打牌、耍流氓欺侮女同学……”说到这里,其他家长都哄笑起来。“你自己说说,你这个家长合不合格?”年轻班主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王大山又羞又窘,简直无地自容。

\

 好不容易挨到散会,王大山回到出租屋,戴兴耀已踩着二轮踏板车在门口等他。他递给他三张十元的钞票外加两包“红塔山”,笑嘻嘻地说: “叔叔,你今天表现良好。下次开家长会咱们再合作!”“我呸!”王大山一听这话就来火了,“下次你给我五百块我也没脸去了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为什么?给你看看上个月我回乡下给我儿子开家长会拿的成绩单你就知道了。”王大山掏出一张纸扔给他说。

 戴兴耀接过一看,脸就红了,原来这名叫王小毛的与他同年级的学生的各科成绩都在90分以上,语文还得了个满分呢。“我儿子还比你小一岁呢,你丢不丢人?”戴兴耀说:“叔叔,你儿子真有出息。你给他多少奖金?”“奖金?屁金!每个月生活费都成问题,还奖什么金?你以为像你们这帮公子哥,整天游手好闲地混日子,还每月有几百元零花钱呀?”戴兴耀被他骂得垂头丧气:“叔叔,您别发火,我不是不想好好学习把成绩搞得棒棒的老师家长面前都好做人,可是难呀!”王大山瞪着他问:“有啥难的?”戴兴耀向他诉苦说:“首先是环境问题。我吧,一回到家,家里不是妈妈摸麻将的声音,就是老爸和他那帮狐朋狗友在酒桌上划拳猜令的吆喝声,你说我能静下心来学习吗?碰到什么不懂的难题吧,问妈妈,没空,问老爸,人家初中一年级都没念完,还要我教他呢。再说了,我家里什么都没有,就有钱,老爸每月给我五百块,老妈怕我不够花,还要偷偷给我几百块。加起来至少也有七八百块,我不游手好闲抽烟喝酒打牌,每月能把这些钱花完吗?尤其是这一向,学校搞什么‘减负’,老师连家庭作业也懒得布置,我不去谈恋爱,那么多时间怎么打发?”

 王大山听完,愣住了,想想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,就拍拍他的小脑袋说: “小子,你要真想把成绩搞上去,就听叔叔的,每天放学你到叔叔这里来做功课。叔叔这儿虽比不上你家豪华,但比你家可清静多了。再说,你叔叔我大小也是个高中毕业生,辅导辅导你大概没什么问题。你要是有进步,下次家长会,叔叔免费给你去。”“真的?”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“那好,我明天就来!”

 戴兴耀说到做到,第二天放学家也没回,背着书包就到了王大山的垃圾场,放下书包就做功课。开始几天他还心不在焉,这儿遛遛,那儿逛逛,被王大山拎了几次耳朵,才真正认真起来。功课上遇到不懂的,就问王大山,王大山也不含糊,二话不说就给解决了。这下戴兴耀对他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也更加听他的话了。

 过了一个多月,戴兴耀的班上又开了一次家长会。王大山去后,那女班主任一见他就笑开了,说:“戴兴耀的家长同志值得表扬。这段日子以来,戴兴耀同学的成绩有了明显进步,这次期中考试有两门功课达到了80分,最低分也及格了。他不但在学习上有进步,而且比以前遵守纪律多了,戒烟戒酒戒牌,也不谈恋爱了,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。我问他为啥有这么大的改变,他说这得感谢他老爸。这位家长同志教子有方,诸位家长应该多多向他学习。”众家长听到这里,都鼓起掌来。王大山站在那里,嘿嘿地笑了。

 回到家,王大山在戴兴耀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:“小子,这回你算是给你叔叔长脸了。”“哪里哪里,跟我那王小毛弟弟相比,我还差一大截呢。”戴兴耀摇着头说。王大山一听,乐了,原来这小子在暗地里跟我儿子较着劲呢,难怪进步得这么快。不过他一想到他儿子,想到那个懂事、勤奋的儿子,想到他下个月的生活费还没着落,心中不免隐隐生痛。

 期终考试,戴兴耀得了个全年级第五名。学校放暑假那天,又要开家长会。王大山知道自己这个冒牌家长迟早都会露馅,思索一下,终于在期终家长会前一天傍晚敲开了戴兴耀的家门,把戴兴耀这段时间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爸爸戴安民。戴安民听了,半信半疑,正好这时戴兴耀回来了,便喝令他把成绩单拿出来看看。

 戴兴耀被他的真老爸唬得一愣,忙怯怯地交出了成绩单。戴安民一看,乐了,忙紧紧握住王大山的手,一个劲地说着感激的话。王大山憨厚地笑笑说:“你不用谢我,以后对孩子少点打骂多点关心就得了。”戴安民红着脸点点头,又拉着他的手,一定要留他吃顿饭。

 王大山说:“不了不了,我还得去捡垃圾,我儿子下个月生活费还没着落呢!”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戴安民低头想了想,“大兄弟,你看这样好不好,兴耀他们学校不正在搞手拉手助学活动吗,我们让兴耀这孩子花钱节省一点,你儿子的生活费由我们每月给他汇去。”王大山忙摇头说:“不,不,这怎么行?这怎么行?”“咳,王叔叔,你别摇头了,我看这样挺好。”戴兴耀抢着说, “要是小毛弟弟连吃饭都成问题,怎么还能跟我比学习比成绩呢?”王大山听了,脸憋得红红的,嘴里说不出话来,唯有紧握戴安民的手,许多感激在心头。

本文链接:临时儿子“真爸爸”

上一篇:两颗桔子——道岸

下一篇:世间人学佛的误区